“公安机海关检查察院和法院”刚打来电话反期骗电话就来 搞晕女孩子

女孩遭骗子洗脑 带老人银行汇款,女孩自称老人外孙女与老人一块去银行给骗子汇款,超过90%受骗老人 听说过电话诈骗还被骗,给骗子汇款 老人为何如此执着,反诈骗电话就来提醒,接到此类电话

图片 1

图片 1

超过90%受骗老人 听说过电话诈骗还被骗

“公检法”刚打来电话,反诈骗电话就来提醒“防骗” 到底谁是真的?

银行工作人员发觉异样

给骗子汇款 老人为何如此执着?

省公安厅反诈骗中心支招

女孩遭骗子洗脑 带老人银行汇款

超过90%受骗老人 听说过电话诈骗还被骗

接“公检法”电话,速到派出所核实

电信诈骗出新招 骗子给被洗脑者布置“任务” 带其他被骗人去银行汇款

近日,北京又接连有老人接到诈骗电话后,掉入骗子的陷阱,去银行或者就在自家中将钱转账给了骗子。一位办案民警称,目前处理的电话诈骗案受害者大多都是老年人,而超过90%的受骗老人以前就知道发生过这类诈骗案,事到自己却仍然被骗,对骗子的话深信不疑。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调
查,北京海淀警方也针对这一情况向老年人发布提示。

“有人冒充‘公检法’人员打电话,说我涉嫌洗钱,让我转账。随后却又接到一个电话,自称是武汉市公安局反电信诈骗中心工作人员,提醒我不要被骗。”昨天,市民李女士向武汉晚报新闻热线82333333反映,先后接到两个来自公安局的电话,让她疑惑,不知道谁是真的。

一个是年轻女孩,工资不高也没什么积蓄,却被骗子洗脑。一个是88岁的独居老人,手中几十万积蓄,却不能独自出门。骗子“灵机一动”,将二人捆绑在一起,利用年轻女孩将老人带出家门去银行转账。今年9月,女孩自称老人外孙女与老人一块去银行给骗子汇款,银行工作人员发现可疑后报警。面对民警,女孩起初还神神秘秘地说自己正在办理国家保密案件,随后便被丰台警方刑事拘留,直到这时女孩才反应过来自己也是被骗了。

据警方最新统计,海淀区1至9月份电话诈骗案共发案2000余起。在电话勒索诈骗案受骗群体中,无业人员、离退休人员占近六成;电话假绑架诈骗案主要高发群体也是老年离退休人员。而电话诈骗案受骗事主以女性居多,占55.7%。至于汇款方式,使用ATM机和网上银行占近九成。其中使用ATM机的占56.7%,使用网上银行的也上升到33.8%,而作为拦截电信诈骗主力的银行柜台则降至7.6%。如今,一些老人遭遇电话诈骗后,也开始直接在家中使用网银汇款,点击两下,上百万养老钱便一去不返。

湖北省公安厅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工作人员介绍,此类电信诈骗过程中,骗子会对受害人“洗脑”,要求受害人不要相信其他任何自称公安系统的人员,诱导受害人汇款,阻止公安民警与受害人有效接触。接到此类电话,应该第一时间向最近的派出所核实情况。

女孩带老人汇款被劝阻

故事1

两个电话搞晕市民

9月11日下午4时许,在丰台区西罗园的一家银行,一名年轻女孩用轮椅推着一位老人要汇款20万元。女孩自称老人外孙女,说老人要把这笔钱转给远房侄子。由于汇款金额较大,银行工作人员反复和老人确认相关信息。

老太回忆为何被骗:

李女士介绍,昨天上午她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对方自称是某市公安局刑侦人员,因为李女士涉及到一起跨国洗钱案,向李女士打电话了解情况。“她能准确说出我的姓名和身份证号,我一开始被吓到了,在电话里如实回答了她的一些问题。后来电话转接给了另外一个男子,自称是检察院的,为了保证我的合法权益,要求我把账户余额转到安全账户。”

“这个收款人您认识吗?”“认识,远房侄子。”“这事儿家里人知道吗?”“当然知道。”“他叫什么?”“马爱国。”“您侄子跟您不是一个姓是吗?”由于老人岁数比较大,又说不清楚侄子的具体住址及这笔钱的具体用途,银行的工作人员要求随行的年轻女子给老人直系亲属打电话确认,但却遭到了其“外孙女”的拒绝。

“公安局还能骗我?”

李女士说,一听到对方要求转账,她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放松了下来,判断可能遇到了电信诈骗。“我果断挂掉了电话,心里还是有点犹豫。正在这时候,又进来一个电话,说是武汉市公安局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的民警,问我刚才是不是接到诈骗电话了,问我有没有上当受骗。”李女士说,这个电话来得非常快,很出乎她的意料。她怀疑这两个电话是同一伙人,第一次没骗到她,又换了新的号码来忽悠她。

银行的工作人员马上觉得很可疑,通过账户查询,工作人员发现,所谓老人侄子的账户是新开的户,短短几天,就有大笔资金进出,老人很可能遇到了电信诈骗,工作人员随后拨打110报警。

近日,年过六旬的王美华老太太执意要给骗子汇款近30万元。一说起前两天自己像“中邪”了似的,非要汇款不可,还反复跟民警争执,王老太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“反诈”民警破门而入,反被骂“骗子”

自称办理保密案件

午后,家住北京海淀区马连洼地区的王老太突然接到“上海公安局”打来的电话。“警察一上来就告诉我,我的账户涉及洗黑钱,我涉嫌犯罪,要抓我!”王老太端着电话非常紧张,也来不及怀疑思索,电话就被先后转到了“检察院”、“法院”还是什么部门,反正公检法的都告知她犯事了,她可能被抓起来。

“骗子在跟受害人联系的时候,都会进行洗脑,让受害人不要相信其他任何自称公安民警的人员。所以,我在对受害人劝阻汇款的时候,经常会被市民误会。”湖北省公安厅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工作人员介绍,上周襄阳市反诈骗中心的民警及时劝阻了一位受害人,但是中途却被受害人责骂为“骗子”。

丰台区西罗园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询问后了解,老人姓于,今年88岁,平时一个人住。民警又联系了老人的儿子。电话里,老人的儿子说,老人既没有侄子,也没有外孙女。

王老太以前从没遇到过这阵势,当时被吓傻了,搜罗了自己名下的存款,按“指示”往银行赶,要把钱都汇到指定账户。“他们说,钱得给你保管起来,查清楚了再退回。”可她紧张忙乱得都没问究竟是汇给哪个部门,到现在也不清楚指定账户究竟是“公安”、“检察院”还是“法院”的。

上周,省反诈骗中心根据情报研判,发现襄阳市张姓市民可能正在接听诈骗电话,立即向襄阳市反诈骗中心下发预警拦截指令。襄阳警方反复拨打张某电话,该电话却一直处于通话状态。

随后,民警将女孩叫到银行外询问,面对民警的询问,女孩神神秘秘地说:“我跟您说,我现在在办理一个国家保密案件,我正在协助人家。”而民警要求其出示证件,她说身份证没带。

一路上,电话里的人一直问她到没到银行,还多次严厉警告她:“别透露给任何人,否则就是泄密!要是钱汇没了,还得抓你!”后来,她也跟赶来阻拦她汇款的民警这样重申着。

民警立即根据户籍信息前往张某家,又赶到其上班的地方,都没看到张某。民警立即将情况向公安指挥中心反馈,指挥中心查到张某刚刚在某宾馆登记过。民警第一时间赶到这家宾馆,找到张某开好的房间,反复敲门却无人应门,民警果断破门而入,发现张某正在房间内打电话。“看到民警进入房间,张某对着民警大喊‘骗子来了’,还问电话里的人怎么办。”民警出示证件,并将她带到附近派出所,她才相信遇到的是真民警,电话里的才是骗子。

面对女孩这一番奇怪的言语,民警把女孩和于老先生一起带回了派出所。在派出所内,老人说女孩并不是他的外孙女,这女孩来过两三次,说帮他办案,说他账户有问题,需要把钱转到安全账户,但是老人腿脚不便,迟迟没去。很显然,老人遭遇了电信诈骗。

银行工作人员见王老太神神秘秘地要汇钱,只称给“朋友”,就再不回答,随即报了警。海淀分局马连洼派出所民警蔡文起赶来,王老太只管举着电话在耳边,理都不理眼前的民警。蔡文起跟她亮明社区民警身份,银行人员帮着介绍,旁边的客户也不停地劝:“先听警察说说,别被骗了,现在骗子挺多的。”半晌王老太这才冲电话说“一会儿拨过去”,挂了机。

接到“公检法”电话,就近到派出所核实

已经转给骗子30万元

“你说我没事,可外地警方说我有事,我到底有没有事?钱汇不过去,他们还得抓我!”“都是公安局,怎么不一样?信你们还是信他们?”王老太反复跟民警较着真儿。又劝了一刻钟,蔡文起提议可以回所上公安网查。王老太仍深表怀疑,要亲自去看看。

湖北省公安厅反诈骗中心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各省市公安部门都组建了“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”,会通过技术手段追踪,及时发现某些市民可能接到了诈骗电话,然后在诈骗完成之前进行干预。

那这名女孩就是骗子吗?在派出所内,女孩要求给通州一位“民警”打电话,她说是通州一位姓宋的警官让她来做这个事的,女孩还强调“这个事情真的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”。

“您养了一条狗,有一个驾驶本,其他的什么事也没有。”蔡文起查询后告诉王老太。“怎么连我有一条狗也知道啊?”王老太终于信了。至于自己究竟是怎么被骗子骗的,她说:“他们说是公安局的,公安局还能骗我吗?”

“一般情况下,发现市民正在接听诈骗电话,反诈骗中心会第一时间拨打市民电话,但电话正被骗子占线。我们会发短信给市民,告诉他通电话的可能是骗子,提醒他不要转账汇款。但是骗子可能已经对市民洗脑了,通过忽悠、恐吓,让他不要相信其他任何人,甚至会要求他单独到宾馆开房,躲开人群,防止诈骗过程被其他人干扰。这时候就需要直接找到当事人进行干预。”省公安厅反诈骗中心工作人员介绍。

为了查明案情,警方对女孩李某进行了刑事拘留。而通过进一步调查警方发现,李某也是遭遇了电信诈骗。李某今年大学毕业,在望京一家教育辅导机构教数学,事发前一个月她接到了一个电话,电话里对方说她因为通过互联网发送了色情信息,触犯了法律。

故事2

“有人针对电信诈骗支招,说是但凡接到自称‘公检法’的电话一律挂掉,这样其实是误解。有些‘公检法’部门需要向当事人核实情况,结果被当做诈骗电话挂断,市民可能因此错过一些重要事情。”省公安厅反诈骗中心工作人员介绍,市民接到自称“公检法”的电话,分辨不清对方真实身份的话,可到就近的派出所,通过派出所来核实对方身份,再针对性应对。记者石伟